SkyKirk_

=Sky,头像自绘。

推荐大户 天天刷屏 慎fo
↓其余注意事项看手动置顶的文章叭!↓


「“I'll be the fire.”
 “I'll be the hope.”」

去年九月三十号我好像做了一个梦,关于一位博士与他的助手,还有他的试验品的“我”。

博士的研究中心好像是基因变异之类的东西,我明明对那些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却梦到了

我是他的最后一个实验体。之前的大家都失败了,都死了,我是最后的小白鼠。
然后我身上的实验成功了。我的基因还是什么的发生了改变,博士看起来非常开心。
但我并没有什么实感。毕竟我只是一个实验体,一只人形的小白鼠,无法为自己的将来做决定也不为自己的变化感到开心。
一般来说只会死得更惨而已吧?虽然疼痛之类的也早已习惯了。
明明是在做梦却思路意外的清楚(?)
总之过着等待死亡的颓废日子。
某一天那个助手少有地和我搭话了,问我为什么还是这幅浑浑噩噩的鬼样子,我回问他说这样叫做浑浑噩噩吗谢谢你告诉我,他就气上头了。
"你知道对我来说基因变异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被博士认同啊!"助手嘶声力竭地向我大喊。

梦里的我蛮惊讶的,但是也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只是一只小白鼠呀。

评论
热度(3)

© SkyKirk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