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Kirk_

=Sky,头像自绘。

推荐大户 天天刷屏 慎fo
↓其余注意事项看手动置顶的文章叭!↓


「“I'll be the fire.”
 “I'll be the hope.”」

■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听说的“安迷修知晓雷狮过去”的前提下发展的安雷脑脑补,大量非官设的脑洞。
■非常,非常我流。

■不会讲故事。



跟随着师傅的安迷修的旅途曾经路过雷王星。 

在雷狮尚且是三皇子,还没有产生要“脱离这个囚笼”的自我意识的时候。 

因为雷王星外蛰伏着海盗团,与外界的联络非常稀少,一般也不会有什么脑子有洞的旅行者想来这个天气恶劣的破地方。 

而很不巧,安迷修他师傅和安迷修就是这样的有脑洞。 

师徒三人是灭了一个海盗团进来的,于是被国王招待,住在了皇宫里。 

安迷修是最小的,耀会跟着师傅去和国王谈话,但是师傅觉得安迷修坐在一旁也没啥用让他自个儿一边玩儿去了。 

小小的骑士,在庭院遇到了紫色的宝石。 

宝石坐在纯白的墓碑前。 

安迷修问:“那里面躺着谁?” 

宝石瞟了他一眼,反问安迷修:“你又是谁?” 

安迷修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自我介绍了一下: 

“我叫安迷修,呃,是一名见习骑士。” 

“见习骑士?这里的骑士可没有我不认识的,你到底是谁?” 

“我是旅行骑士的弟子!刚刚来到这颗星球!”

 “旅行骑士?”

 “唔,师傅说是自由的骑士!”

 “自由?自由……是什么啊?”

然后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家伙唠嗑了一下午,雷王星惯例的雷暴开始下了。 

雷狮突然说:“这是我妈的墓。” 

安迷修很惊讶:“啊抱歉…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不,没什么的,毕竟是我没有亲眼见过的女人。” 

安迷修陷入了沉默。

——
大概待了一两个月,师傅说,该走了,安迷修。 

当天安迷修和雷狮告别的时候,雷狮问:“你要去哪里?” 

安迷修说:“我也不知道,师傅就是跟我说了我也不知道那是哪里,他也就不跟我说了。” 

“就不能留下来吗……就做我的骑士?”对于年幼的皇子来说,“骑士”在他的身侧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很抱歉,但是我并不打算效忠于谁。师傅是这样告诉我的,效忠就意味着失去自由与正义。” 

“……自由到底是什么啊!” 

“呃……在这个星球之外,还有很广阔的宇宙!” 

“很广阔的宇宙?” 

“对,很广阔的宇宙!有机会也想让你看看呢!” 

从此埋下了雷狮想要脱离的愿望。

——
然后十八岁的雷狮,将约束雷王星的最后一个海盗团覆灭之后,建立了他自己的海盗团,前往了他浩瀚的宇宙。 

虽然他不太记得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在雷电的囚笼之中了解到了宇宙的广阔。

直到来到凹凸大赛,遇到了熟悉的身影,遇到了即使数年过去眼神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的安迷修。 

他一下子也没想起来为什么这个人的眼睛让他觉得熟悉,因为在意而一直互怼到预赛结束,他才终于想起来。 

“我啊,也曾经想过,如果我们更早地相遇了,我是不是不会走上现在这条路。”
“但是我现在想起来了,我和你的初次见面早到我都记不清了。”
“根本就是你让我走上了这条路哦?安迷修。” 

而安迷修其实跟他打了两场就想起来了,这双紫色的眼睛不是那个小皇子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而猜测着雷狮经历了什么,想要让他回头而持续互怼着。

评论
热度(2)

© SkyKirk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