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Kirk_

=Sky,头像自绘。

推荐大户 天天刷屏 慎fo
↓其余注意事项看手动置顶的文章叭!↓


「“I'll be the fire.”
 “I'll be the hope.”」

*大概是叫宝石paro,有bug请务必指出
*收藏家Alfred×宝石切磨师Arthur
*很明显背景什么的不太符合现实所以请不要较真
*有点痴迷于steam punk可能带有一点它的风格
*前半看起来很苏,大概


「你难道不觉得吗?——那些石头,甚至原本根本不透明,就像路边随便的一颗石子一样不起眼的东西,在经你之手之后焕发的光彩…」金发的青年拿起一枚钻石,对着阳光的方向放在自己的眼前,「是那样的迷人——就像你。」
坐在工作台前的另一位金发青年将白色的棉布手套脱下,摆在台上:「我确实认为它们非常的迷人,要不然我不会选择这份工作。不过你可以放弃用那种好话奉承我,那种话…哦,我听得实在太多了。」他支着下巴无所谓地看着逆光方向站着的年轻人。
「那么说你的魅力可真是非同小可,不愧是hero我看上的男人呢。」年轻人笑出了声,戴着棕黑色皮手套的手中brilliant-cut① 的无色钻石在阳光下绽出彩虹般的火彩⑤。
工作台旁的青年沉默下去,别过脸开始打量一旁另一个盒子中被好好保存着的未打磨的原石。
「…几乎没有瑕疵的天然祖母绿④,你这是去抄了哪个高级宝石矿还是哪个家族的老底?」经过仔细地确认他才最终开口,收起齿轮和玻璃组成的单片镜,他小心地将原石从盒子中取出,摆在自己的工作台上。
年轻人将手上的钻石放回到之前他拿起的位置,对质疑他的人摇了摇手指:「当然是正当手段得来的——你想太多了。」
「哦,是吗?」他低着头眯起一边的眼睛,透过繁复的显微镜观察着成色极好的原石,「Pear-Shape②?Step-cut③?」
「Pear-Shape,」年轻人思考后顿了顿,「那块原石的大小够做项链的吊坠吗?」
「如果你指的是女款那种,那种姑娘们都喜欢的轻巧挂坠,我想二十个都没问题。」回答着那个问题,正在白纸上绘画、计算着的青年并没有抬头,依然专注于数字之中。
年轻人摇了摇头,虽然青年并没有注意到,他还是那么做了,然后自顾自的走向半拉着窗帘的窗口:「不,我不是指那种姑娘们喜欢的设计。」
「Hey, Arthur. 」离窗子还有几米,他忽然转过身来,「Hero我是要送给你☆」
他的声音以340m/s的速度冲向不远处青年的耳朵里,一秒都不到的时间。
青年手机的笔停下了,所有其他的声音,无论风声还是外面蒸汽机转动的声音,都好像不在他的世界里了。
「…你开玩笑不要太过分了, Alfred。」他发现他不该颤抖的双手在发抖,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也许其实他知道,只是不承认。
「不,我并没有在开玩笑。」年轻的收藏家背对着窗外灿烂的阳光,金发上似乎也像刚刚那块brilliant-cut的钻石一样开出了璀璨的火彩,「我是认真的。」
「你愿意吗?和我共同拥有所有的一切,你想要的我都为你拿到手。」
纵使是训练有素的切磨师,此时他的手也无法控制般地颤抖,这让他不得不放下工具将目光投向那个窗边大概、似乎在对他表白的年轻人。
「…」
「也不是不愿意…。」
他踌躇着开口,从来就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他这时候不禁有点想打自己一巴掌。
「那就是同意咯☆」
然后那个年轻人露出了比往日更灿烂的微笑,他忽然觉得脖后一阵发凉。
「哦对了,你先切磨那块祖母绿吧——」年轻人想了想这么对他说,「Hero我就在这儿看着,什么也不会做的哟☆」

Arthur有点怀疑他说这句话的用心,似乎就刚刚那会儿两个人之间就发生了好多的改变,他于是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刚刚的工作。

就相信这个家伙知道切磨需要百分百的专注吧。

—TBC?—

——————————————————

① brilliant-cut:明亮式切磨,适用于钻石及许多其他宝石,尤其是无色宝石。
② Pear-Shape:梨形,其实是明亮式切磨的一种,属于轮廓变化的分支。
③step-cut:阶式切磨,能显示有色宝石的长处,易碎宝石可使用这种切磨方式,如大部分祖母绿。这种切磨方式由于普遍应用于祖母绿的切磨,又称「祖母绿切磨法」。
④几乎没有瑕疵的祖母绿:事实上天然祖母绿罕见没有瑕疵的,大多数天然祖母绿由于内含物看起来十分浑浊。人造祖母绿看起来要漂亮得多,但毕竟是人造的。
⑤火彩:宝石内的色散。

*事实上宝石的刻面并不只有切磨一个步骤,而且每一个步骤都应由不同的专家操作,这里没能写出来。(也许可以当做都是Arthur做的x)

评论(19)
热度(41)

© SkyKirk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