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Kirk_

=Sky,头像自绘。

推荐大户 天天刷屏 慎fo
↓其余注意事项看手动置顶的文章叭!↓


「“I'll be the fire.”
 “I'll be the hope.”」

[APH/米英]The Same sky (part one)

*11.24弗弗生快:D
*旅行摄影师Alfred x 天文爱好者咖啡店店主Arthur
*Happy End请组织放心
*好像有点乱七八糟的请见谅!;;


这个航空公司总是出现误点,不过看在机票价便宜近一半的份上就算了。
Alfred坐在机场航站楼候机厅的椅子上无聊地翻看着免费的旅游攻略,贴身的背包抱在身前略显得臃肿。
行李四十多分钟之前便已经托运,将宝贝相机拿在身边他几乎不关心那个大箱子的“死活”。








 这次的目的地拥有着所有摄影爱好者向往的传说中“全球最美丽的天空”,他估摸着应该有所夸大但也无法彻底断绝那股好奇心和期待,也许那是作为美/国/人的天性而根植于他心中的。
这次旅途不会令自己失望——他的脑海中有这样的预感。

——

飞机降落,拿好行李出了机场已经是傍晚时分,他抬头,并没有通常所见赤橙色的薄云,而是一卷由大片的暗橙渐变至浅黄,然后在那个耀眼的大光球旁边染成蓝色的画卷铺在天际。








Alfred拿起他的相机,经过开启的调试将镜头指向地平线颜色改变的方向,按下快门记录下这他从未见过的色泽。
他更加肯定这次旅途不会让自己失望。

Alfred将那个对他来说并不算沉重的箱子扔在预定的旅馆里之后,扛着相机和三脚架上街去开始他在这个新城市的第一个夜晚。
落日只需三分钟便会完全落下,他打理好那一切之后夜幕早已笼罩下来。
在留下几幢造型别致的建筑物的影像后,他注意到路边一家咖啡店。
十分简单却又让人觉得温馨的装修配色,透过被装饰以星河花纹的玻璃可以看见里面有几对腻歪的小情侣——哦那不是重点,Alfred在那家咖啡店的书架上看到了自己的摄影集。
年轻的摄影师虽然为人不算低调——甚至被那位有着漂亮紫色眼睛的哥哥说太过高调,但他从没在自己的摄影集上放哪怕一张自己的照片。
「叫别人给我拍照片?他们拍出来的不及本人十分之一帅我怎么可以容忍那种照片被放在我的摄影集里☆」他是这么说的,即使知道应该并不只是这个原因,出版社的负责人本田也只能作罢(事实上本田还曾试图说服这位年轻的摄影师兼职模特,但被拒绝了)。
这某种程度上为他的旅行带来了一些便利,他不会在路上走着突然被人拦下来问「嘿你是不是Alfred?」也不会被狗仔跟踪,即使狗仔应该不会无聊到跟踪一位小小的摄影师。虽然引人注目的外貌还是让他的回头率偏高。
出于好奇心——没错又是这个东西,Alfred走进了那家咖啡店,正好他也有些饿了。

和店铺的外观相同,内部的装潢也给人以精细而温和的感觉。深秋的日子店里开了暖气,不算闷,温度也很适宜。
在外面不太能看见内部还有吧台的设计,爱好广泛的青年在心里给这个咖啡店的装潢设计师点了个赞。吧台里站着一个围着棕褐色围裙的人,从背后看去应该是个清瘦的青年,一头金发凌乱地搭着,应该是店员或者店长。看了看小店的规模,Alfred确定他就是店长了。
环顾一下店内的单桌,基本上都被一对对腻歪的小情侣占据,于是他走到吧台靠墙的位置坐下。
店长先生似乎在忙,Alfred坐下之后他好像并没有发现这位newcomer,所以并没有过来招待他,这让Alfred有空闲的时间可以好好地打量一下这家小店,还有这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店长。

Alfred盯着店长看的第三分钟店长先生好像是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回过头来面向吧台,这才注意到Alfred的到来——他也许是以为Alfred盯着他看的缘故是自己一直把他晾在那里没有去招待的关系,在目光相撞的时候没有底气地首先移开,Alfred在那之后挪开目光投向墙上的装饰,他可以确定那儿有几副框画是他那个双胞胎哥哥重金也没能淘过来的稀罕货。
店长在原地站了一会,脸都有点泛红了,但就这样走过去问要点什么的话好像会被对方数落,那样一定很没面子,于是他只是走过去,但没有向Alfred说点什么,好像发现自己就那么站着有点奇怪就拿了个咖啡杯开始擦拭。
Alfred注意到这位店长的小动作,摆弄着桌上摆的小装饰垫小声念叨道:「也不知道这个城市的天空到底是哪个时候最好看……」


「…如果你是说天空的话,先生,」突然的声音进入了Alfred的世界,「我推荐夜晚的它,以及那些繁星。」


Alfred抬头,发现与他说话的是咖着咖啡馆的店长,那位刚刚站在吧台里擦拭着咖啡杯,被他评论为清瘦的青年。他终于发现了发话的机会。
他的英语有一股英格兰腔,应该是个英国人。长得还挺不错,做日常模特绰绰有余,嗯,除了那对眉毛,虽然挺流行粗眉,不过这个人的眉毛实在是过头了。
也许是出于职业病,Alfred评价人的方式是「是否适合做模特」和「适合做哪种模特」。
「哦…看您的行头您是一位摄影师吧?」他没有给Alfred留下插话的时间就接了下去,「我想你会有兴趣的,就在这段时间,大概十天左右,将会有一场流星雨。」
「Wow! 流星雨!」虽然Alfred已经到过很多的地方,拍过很多很多的风景,但他承认自己从来没有拍摄过流星雨。
「是的,流星雨。」他点了点头,像是谈到什么喜爱的东西一样勾起了唇角。
Alfred盯着他看,盯得他感觉浑身发毛往后缩了缩才眨了眨眼睛笑起来。
意识到自己刚才发话的唐突,吧台里的青年在偏移视线数秒后摸着下巴断断续续地对Alfred说:「哦,我想刚才…可能有些唐突了,我是这家店的店主。」
「哦没事的,完全没有的事儿——我叫Alfred·Jones,如你所见是个旅行摄影师。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先生?」他说着对青年友善地一笑。
听到名字的时候青年愣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你好,Jones先生…」
Alfred皱了皱眉头:「我想你叫我Al或者Alfred我会很开心的。」
「先生为什么我要让你开心…」这么说好像有点失礼,于是他改口道,「哦好吧,Alfred…?」
然后回应他的是一个更灿烂的笑容和伸向他的手。
「…Arthur·Kirkland。」青年顿了顿才回握过去,那只手的皮肤有些病态的白,想来是并不经常运动的人,瘦得骨节都分明可见。
Alfred调整了一下姿势,Arthur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抑或者预示着什么,也许只是他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了想动一动,在他概念里好像美/国/佬都有点多动症——并不是他歧视,只是他见过的美/国/人真的少得可怜。
突然Alfred从座椅上站起来伸出左手从肩膀揽住吧台里的Arthur然后拉向自己(吧台不算高也不算太宽),右手拿起相机(他刚刚就在摆弄它)将镜头朝向自己的方向反手按下快门。(*危险动作,为了您和您的相机的安全请勿模仿。)
“咔嚓”的声音过后Arthur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回到了原来的动作,又在摆弄他的相机。
似乎是感觉到Arthur在看自己,Alfred抬头:「既然认识了,我们不就是朋友了么?」
Arthur想了想,发现这句话好像无法反驳。
看着对方因惊慌而泛红的脸庞,Alfred露出一个招牌式的笑容:
「既然这里是家咖啡店——给我来杯美式咖啡吧☆」

——

金发的青年为他端来他点的美式咖啡,小声念叨了几句之后又去忙他的了,Alfred盯着他忙碌的背影支着脸侧,过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刚刚泡好的咖啡还有些烫口,于是他决定整理一下从机场到刚才的照片。
第一张是他出发的机场的穹顶,透明的,阳光斜斜地射进来,虽然作为一个旅行摄影师他已经无数次坐在那个一直作为他起点的那宽敞的机场候机厅,年轻人还是很喜欢那块会在清晨透进第一缕阳光的穹顶设计。
不知不觉屏幕已经滚过了五十多张,看了看相片数还有约莫五十几张,从机场到这里,Alfred抬头望着白色的天花板算了算,去掉飞机上的三小时也就那么一两个小时吧,相机里就多了一百多张照片了,而且这些照片他都十分满意,他坚定了这次旅行不会失望的想法,Alfred看了一眼那个围着围裙——不得不说穿他身上还蛮合适的——的青年人。
正抬手拿柜子里的茶叶的Arthur像是注意到背后的目光,向Alfred这边望过来,看到他面前吧台上还没有动的咖啡,皱了皱那对别致的眉毛走过去:「不打算喝的话就不要点,它都要凉了!」
「我不在意那些。」Alfred露出一个微笑耸耸肩,然后想了想又补上,「…Okay. 我马上就喝。」说着空出自己的左手,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动作有点大让底下的盘子发出了一声惨叫。
虽然很多人都说美式咖啡的味道就像烤糊的锅底冲水,事实大概也差不多,不过这杯和Alfred之前喝过的那些比较的话还是十分不错的,想来这位店长的手艺应该不错——不过好像仅限一部分。Alfred看了看靠窗那桌上放着的听说是Scone的不明物体,想起刚刚那位客人看到那盘Scone的时候那个表情,Alfred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没笑出声。
吧台上摆着一份小巧精致的Menu,Alfred伸手拿过来打开,整齐的一排排Dessert间他看到了他喜欢吃的Trifle,斟酌了一下,听到肚子的叫喧他最终决定点一份来吃。

他叫来Arthur,在对方「我可是很忙的」的念叨下点了一份加酒的Trifle。
Arthur似乎很惊讶Alfred会点它,不,是确实很惊讶,而且是各个意味的。
虽然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一些信心的,但做出来的东西似乎并不都是那么尽如人意——Trifle是个特例,他唯一拿手的甜点,也许也是唯一他能拿得出手的甜点。
Alfred是幸运的。

一段时间之后Alfred的面前多了一份精致的小甜点,具体的时间他没有注意,总之那外表透明的容器内装着被好好安置的果冻、奶油和水果,就外观的吸引眼球来说是相当棒的了,比起之前的那盘——嗯,Scone。
味道偏甜,不过这种点心的味道就是这样,吃了那么多年Alfred这点还是可以确定的。
要说的话其实它并不怎么填肚子,不过要填满Alfred的肚子的话可能要清空Arthur厨房里的库存,所以Alfred从开始就没那么想过,他只是嘴馋了。



慢吞吞地吃完Trifle,抬头Alfred就看到目光散发着「好吃吗?一定很好吃对不对!快夸我(的厨艺)!」的青年正看着自己,在自己抬头之后立刻移开了目光。
然后Alfred忍不住笑出声了。
「…笑笑什么笑!」
「不不我没有在笑你…啊我只是想起来好笑的事了而已哈哈哈☆」
「…我要打烊了,你还不打算走吗?」
Alfred这才停下来,环顾四周确实其他客人都已经走了。
「哦,好的,我马上就走。」他拿起他的相机将它挂在脖子上,拎起刚刚被他遗忘在角落的三脚架向门走出了两步,然后他想起来了什么。
「你的Trifle很好吃哦☆」
「…快走啦!」
「Bye-bye!明天见Arthur!」
「明天见…诶等等?明…」
Arthur想要叫住他的时候,Alfred已经踏出了小店的大门。
「…走得也真快。」

—TBC—
带病压线放part one.(躺
找到手稿改了一个片段…orz

评论
热度(31)

© SkyKirk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