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Kirk_

=Sky,头像自绘。

推荐大户 天天刷屏 慎fo
↓其余注意事项看手动置顶的文章叭!↓


「“I'll be the fire.”
 “I'll be the hope.”」

[APH/米英]Understand & Know

By.SkyKirkland

*阳光好学生Alfred·Jones x 前不良Arthur·Kirkland
*粗口with少量暴力描写注意
*2015.04.02 Moky生快!:D请不要嫌弃短得可怜的…贺文o<--<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突然闯进我的世界啊…
正想着,我视线所对的那个人突然抬起头来朝我这边看过来,条件反射地,我立刻移开了视线。然后我听到他说:“你刚刚一直盯着我看吧?”
谁会承认啦。我低头翻开面前摆着的一本书想装作在看。
“你等着。”我听到他笔下的速度突然加快了起来,难道是要报复?我拿着书的手不经意地一抖。
“我做完这页就盯回来!”…什么玩意。我现在非常想把我手上的书(大英百科全书中的一本,鬼知道它为什么摆在我面前)敲到这家伙头上。

他是Alfred。
这一切看起来稀松平常,和平而温柔,在我眼中也是的,比起我和他相遇之前的日子。
在他出现以前,我每天游荡在城市的角落到处干架、打人,结的仇不少,不过日子过得挺爽。虽然有时候会满身伤口不得不拖着扭伤的脚一个人慢慢踱回家,然后就会感叹家里没人真好,不会有人大惊小怪地吼什么“你他妈的出去干啥了伤成这幅鬼样子”之类的话(Scott那个家伙还没走的时候老是那么喊,虽然喊完就会把药箱扔给我就是了)。虽然吃饭时候还是会有点……并没有这回事!绝对没有!

我想你也在刚刚猜测过我是怎么和这个从头到底怎么看都是个品学兼优阳光开朗的好学生的家伙认识的,并不是什么“不打不相识”之类的已经被用烂的剧情发展,我和他第一次见是在校门口。
虽然他看起来是个不喜欢束缚责任之类玩意儿的家伙,不过学校里几乎每个人都会轮到的在门口值日查迟到和服装的该死职务他看起来懒得找方法逃掉(不过那时候我是不会去干那事儿的),而他值日的那天我好巧不巧来了兴致想去学校逛一圈。
然后就在门口被拦下了,我没打领带。
“几班的?”公式化的话,后来我想他一定说腻了。
说实话,那时候我记不得我是几班的了。
“哦等等,你是Arthur·Kirkland吧?”他就那么报出了我的名字,那让我愣了好一会,“真难得会看见你来学校啊。”
“你认识我?”
“出了名的不良呢,Artie?”
“我不认识你,不要用那种亲密的称呼。”
“这不好吗?听起来挺不错不是吗。而且你看,我们现在认识了。”
我抬手握紧拳头打算砸他的脸,但是在挥过去的途中被阻挡住了。
“…放手。”他的力气很大(比那个我肯定比不过他,这个道理我后来明白了)。
“哇你可真危险,一句话不对就打人啊。”他说着放开了握着我拳头的右手,我气得几乎想立刻再甩他一拳。
他看了看记名板:“今天我就不记你名字了,快去教室吧?你是初三五的——好家伙,比我大!”
“我不想欠你人情。”
“那我放学来找你哦。”
“…啥?”但是他已经把我推到了楼梯口,然后立刻回去他的岗位了。
…姑且就上一天的课好了。那时我想。

到教室之后收到的是意料之中,惊恐、害怕、惊讶的眼神错杂着的洗礼,已经习惯了所以完全……无所谓的。
最后一排那个几乎积灰的座位,用猜的也能猜得出,是我的,所以我坐上了那个位置。还有几个人在看着我,随便挑了一个瞪了回去就没有敢继续盯着我的人了。看,人就是那样。
课堂是一如既往的无聊,也没有老师会上课请我回答,出神着不知不觉就到放学的时间了。
并没有期待,不过有点好奇。
放学的铃声打响,随着最后一节课那个老头子打开门走出去教室迅速空了下去,而我在门口看到了那个向我挥手的家伙。
使我改变的一切开始了。

我从没有掩盖自己的性向,在我的观念中我不会因所爱的人性别与我相同或不同产生任何不安或别扭的情绪,所以我是个双。没错,大概是第一眼,那个家伙就让我的世界点起了灯光,原本的漆黑荡然无存。但那样的他——怎么可能喜欢这样的我?
首先他是个异性恋,而我是他的同性;其次我不是个好学生,而他常年盘踞年级前五;还有,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引以为傲的外貌或者特长。我配不上他,他不可能爱上这样的我,确认了二十几次我和他的差异之后那时的我这么肯定。
但我爱上他了。当时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成为配得上他的人或放弃,而最初的我选了第一个。

——他造就了我,这个Arthur·Kirkland,现在的这个Arthur·Kirkland。

回忆差不多该结束了,我对面的那个人已经开始实现他的诺言盯着我看了,这让我很不自在。我的心思并没有在手中随意翻着的杂志上,而对面的他则完全没有看出我不自在一样地继续盯着,毫不动摇。

如果能好好地传达到就好了,可是为什么就是无法坦诚呢。我明知道的,只差那么一点,我和他可以走得更近,甚至……
但我不能,我踏不出这一步。
也许是这些年来累积的数次被背叛的后遗症叠加,我知道我已无法倾我自己所愿所想于他人,无法给予信任。
我说不上他是不是爱我,他没有对我说过任何关于“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话,从来没有…也许这一切也只是我的奢望而已也说不定?
所以那样想着的我决定在他让我再次品尝绝望之前,先一步断掉自己的希望。
一个月前我向他提出不再见面。

没有让自己抬头看到他的表情后还能坚定自己决定的信心,所以我当时没有回头地——逃跑了。
即使我为他努力了那么多,我还是在最后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放弃,不是没有勇气,而是依然觉得自己承受不起。
我跑到离家最近的公园,那里几乎不会有人,而那里的秋千向来是我冷静的好地方(别问我为什么那么少女,我不是坐在秋千上思考人生,我是站在上面)。站在高处迎着寒风总能让人运转到近乎爆炸的脑子降下温度,闭上眼睛你就会感觉自己仿佛可以置于世界之外。
我感觉眼睛生疼,是风吹的,我那么对自己说,然后试图不让自己眼眶中打转的,与空气的温度形成巨大落差的液体滚落,但是风顽劣地将它们勾引而出,顺着我几无知觉的脸庞,跟随风的走向。
我确实被那个突然出现在我背后的家伙吓了一大跳,根本来不及掩饰点什么,最让我惊讶的还是,他竟然找到我了。
他想说什么,但他没有说,他只是拉住向后跌落的我的手腕,然后抱住了我。
我以为按他的性格不会在意这个只会是他人生过客之一的我,我以为。就像他说的…也许有时候我是有点太自负了。并不是说——哦我们还是继续刚刚的比较好。
那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不,我不承认我是反应不过来。有一瞬间我依然觉得我对他的理解实在是太少了,而我确实那么喊了出来,我一定是当时被风吹出病了。
然后知道他回了什么吗?
他说了解理解可以慢慢来,叫我不要跑。
不要跑,我们可以慢慢来。

…乱了节奏的是哪个心跳?
或许是这个,或许是那个,我似乎听见了银铃的声音飞舞在耳畔,笑我的后知后觉还是滴出血的脸?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我不知道,现在的我也不知道。
我听到了,但我无法保证我听懂了。怀疑起自己的理解力,随后是对方以为我吓到动弹不得而担心地探来的手。
条件反射真是个讨厌的玩意。我拍开了那只手。我确实后悔了,不敢看他的眼睛,呼吸了几口冰冷的空气,我急忙转身让自己背对他。
我是想再逃开的,但是他再次将我禁锢在原地,用他湛蓝的眼睛问我为什么要逃。
为什么要逃,对啊,我为什么要逃?
逃跑的是弱者。哥哥的声音这么说,我胸口跳动的好强的心脏让我最终止住试图逃离的步伐。“我不想逃。”我说,“我只是需要……冷静。”
他明显惊讶于我的回答,然后露出他惯有的笑容:“好啊,那就好好冷静一下吧,你的脸真的很红,Artie。”他又用他独有的方法——让我熄了火。
我想叫他的名字,但是我没有。我在他怀里保持沉默,尝试让自己的心跳不要将它打破。
他也只是安静地维持着现状,我觉得那不像他,不像我知道的那个Alfred。对,我知道的那个。
我知道的真的太少。我再次强调,向自己。一见钟情总是不靠谱的,总有人这么解释错过的爱情。
吹了十分钟的冷风,再不冷静的人也该冷静下来了。我确实也比之前冷静多了。Alfred在等一个答复,即使他其实并没有问出口,而我的迟疑定然会消磨他的耐心。
我竟回想起母亲所说的,“有时应将未来交付于一念之差”,我那一刻确实下了赌注。
我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
之后的一切回归了稀松平常,其实对我来说最开始反而会对日常产生不习惯的感觉,但是渐渐地也开始融入普通的日常了。
我一直觉得,即使我变成好学生了,他本来也不可能喜欢上我的才对。所以我和他为什么,又是什么时候走到这一步的?这件事我说不上来。我依然觉得我知道的太少,即使他说我是知道的最多的人了,关于他。
我不知道他怎么喜欢上我的,也不知道他怎么做下这些决定与选择。
我只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end=

FT:
要将深夜更文视作荣耀而不是炫耀——手机艾特不了人!发出去的时候离2015.04.02还有五十分钟!不过被催着睡了不得不提早发ry
Mokyyy生快!XD
;w;暂时碰不到电脑也许需要好心人帮忙艾特orz

Sky 04.01.2015

评论
热度(78)

© SkyKirk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