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Kirk_

=Sky,头像自绘。

推荐大户 天天刷屏 慎fo
↓其余注意事项看手动置顶的文章叭!↓


「“I'll be the fire.”
 “I'll be the hope.”」

[APH/USK]钟声

  时隔半个月我终于!打得开!lof了!
  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性的时刻,我把无料稿随意地放出来好了…
  如果还有二刷的话,这可能不是终稿,当然那是如果。


文/SkyKirkland

  随着钟楼第一声的敲响,广场的鸽子四散而去。
  随着钟楼第二声的敲响,落叶被风卷起而飞扬。
  随着钟楼第三声的敲响,唱诗班之歌停止回响。
  随着钟楼第四声的敲响,阳光脱离云朵的束缚。
  随着钟楼第五声的敲响,粼粼间海浪渐渐平息。
  随着钟楼第六声的敲响,向阳花抬头迎接希望。
  随着钟楼第七声的敲响,白石上足音开始回荡。
  随着钟楼第八声的敲响,半身的影子攀上青墙。
  随着钟楼第九声的敲响,海鸥向海与天间翱翔。
  随着钟楼第十声的敲响,突兀的歌声越发嘹亮。
  随着钟楼第十一声的敲响,两道身影印在同一片浅蓝上。
  随着钟楼第十二声的敲响,蓝宝石与祖母绿顷刻间相撞。


  那便是他们措手不及的初遇,以及双向的一见钟情。
  没有华丽的背景,没有多余的辞藻,没有美酒或佳肴,简单的,没有掺杂功利的这份爱情来得猝不及防,钟声成为他们相遇唯一的见证。在清风的洗礼下,一段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 * *

  “秋天是一切的起始。”多年后被问起的Arthur闭上双眼回忆道。那并不是什么遥远的事情,碎金短发的皇后还能记起相遇时他目之所及的所有细节。幸福的青鸟从不吝啬,只是人们错误地那么认为而已。“我和他相遇在几年前的一个秋天,黑桃国海岸的深秋对于有旧伤的我来说还是有那么点难熬的。不过总吹着像要刮走一切的大风的钟楼之巅对于守钟的我来说早已是最熟悉的地方——那次我就是在那里第一次与他相遇了,Alfred,你们的王,我的王。我想比起我们这些男人,你们女孩子们更相信一见钟情吧?不过就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呃,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没想到是您先喜欢上王的?”清脆的笑声让皇后别开了脸。
  “谁先的根本说不准好吗?……抱歉,原谅我的失态,小姐。我和他第一次遇上的时候他只有17岁,我那时是21岁。他可是在比我更容易冲动的年纪。”
  “可是一见钟情这种东西,并不是你不相信就不存在的啊,皇后。爱上一个人,难道不可能是一次视线的相连就深深沦陷的吗?”
  皇后没有作出回应,但他泛上浅红的双颊代替他向对面的姑娘诉说了他的肯定。
  过了一会儿(这点时间并没有长到会使他们手中的红茶凉掉)皇后才再次发话:“小姐,我们来换个话题吧。”
  姑娘看起来也并没有要死缠烂打的打算,只是露出一个微笑:“那么跟我说说王是怎么俘获您的心的怎么样?”
  “什……!那种事情怎么可……好吧,看在你让我想起我的妹妹的份上,让我想想该从哪里说起。”
  青年摩挲着手上的古瓷红茶杯,像是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组织着传达那些画面的语言。
  “王…Alfred,他有一对漂亮的蓝眼睛,他的笑容也是我毕生所见最吸引我的,当然,爱上他并不是因为这些表象,他的行为举止也让我无法移开目光——不得不说最开始我也曾认为他是个完全不读空气的家伙。”
  “但是他第三次来到钟楼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他与之前表现的并不相同,他的气场完全变了,我从那次开始才真正意识到他并不是什么普通人。我是直到一个月后才知道的,那天是他因内乱必须离开海岸回来这里的日子,但是等一个月后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他再次到和平钟去找我,内乱已经被平定下来之后的事了。”
  “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在他第十二次登上和平钟的那个十二时,钟声打响第十二次的时候,他向我求婚了。”皇后饮尽最后一口红茶,将茶杯放回茶碟,“我答应了。”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没有波澜的爱情啊…”
  “没有波澜也是好事,小姐。总比站立在惊涛骇浪之间追随自己的光源要好得多,即使经过这些时间了,我都还没有完全习惯皇宫里的生活。”
  带着遮阳帽的姑娘放下手上的茶杯:“你没有想过回去你原本属于的地方吗?既然你并不完全习惯这里的生活。”
  皇后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说道:“我本是世代守着和平钟的Kirkland家的人,不过因为破坏家规擅自离开了和平钟现在已经不属于Kirkland——”“所以你现在姓Jones,”突然出现的高个子青年伸手揉了揉坐着的皇后乱蓬蓬的头发,“你好,这位小姑娘,我的皇后接下来还有事,还想听的话下次再来吧,陪这个怕孤单的家伙喝喝下午茶。”
  “你说谁怕孤单啊!在遇到你之前我可已经一个人守了近二十年的和平钟,Alfred!”
  “好好,你不怕寂寞,可是我怕啊。有时间陪别人倒是陪陪我啊,Artie。”青年拉过皇后的手,想起了什么又对对面坐着的姑娘说,“哦,对了,你可以每天过来和他喝茶,不过你可不要让他做点心,他的点心只有我一个人能吃哦。”
  “不是每天都有和你在一起半天吗……还有只有你一个人能吃是什么意思啦!”
  “不够啦!”王小孩子气的鼓起腮帮子,拉着他的皇后向庭院外走去。
  “别闹了你还是那个十七岁的小孩子吗?”

  被留在原地的小姑娘愣了一会儿,对着空无一人的四周笑了起来。没有在意那两人不打招呼地离开,她站起身取下收束了长发的帽子,一头米金色的微卷头发散落腰间,常年梳着双马尾使得她的头发自然地分为两股。

  她祖母绿的双瞳映着蓝天的深邃。

—END—


FT:

初次见面,这里是首次参本的Sky。因为是首次难免有点小紧张,虽然我也说不上这还算不算是本!果不其然地成为了全员篇幅最短,还顺便拉低了平均质量实在是万分抱歉(泣)不过还是希望大家可以enjoy yourselves! ←紧张到前言不搭后语

评论
热度(72)
  1. 养鹅小分队SkyKirk_ 转载了此文字

© SkyKirk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