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Kirk_

=Sky,头像自绘。

推荐大户 天天刷屏 慎fo
↓其余注意事项看手动置顶的文章叭!↓


「“I'll be the fire.”
 “I'll be the hope.”」

*诈尸段子
*学院米英,R-15 暗示行为、粗口注意,个人觉得太久没写需要报警一下ooc,时间跨度大
*Arthur·Kirkland第一人称
*梦想是撒糖,题目是“男友衬衫”



  ——不要有人注意到。最好不要!
  我正走在校舍和教学楼之间的小路上,努力让自己不那么引人注目。但就算挺直腰杆,身上的衬衫依然并不那么合身,而显得有些夸张的偏大。这不是我的衬衫,我知道,不过我找不到我的那件了,鬼知道那个家伙把它扔到哪里去了。但我急于离开那个地方,离开那家伙身旁,说不出恐惧还是紧张,也许仅仅是不想看到,所以我拿走了他的。这是他的错,借走他的是理所当然的。对,都是他的错。
  从开始就并不是我的错,我只是在工作,月底需要处理的表格总是源源不断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只是两天没有去见他而已。我们并没有确立关系,我觉得也并不好确立,毕竟我和他都还是学生,更是仅仅相识一个学期。可是他看起来并不那么想,即使我们只是接吻过,在那之上的并没有……让我更正一下,在刚刚之前并没有。刚才他突然闯进学生会室,然后发生的那些……现在我并不想回忆。
  不是说完全的厌恶,甚至有高兴的成分在里头,我是喜欢他的,这点我不否认,即使再不坦诚我也明白欺骗过自己是不可能的。但我却更因为自己为此感到高兴而厌恶起自己。
  我是知道的,这次错的是他,但让他变成这样的人是我。
  我再紧了紧领口,然而松垮的领子并没有能帮助我固定它的扣子,只能保持着抬手的姿势以保证小立领保护着我的脖子。白色的布料下边有那么点淤青——我不肯定是不是只有一点,他的力气太大了,也许被他触碰过的地方都有他的痕迹吧。所以我得赶快了。
  我想赶紧回到我的房间,冲一把热水澡,赶紧把该忘掉的都忘掉,埋在被子里好好睡一觉。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去他妈的什么都没发生。
  对着镜子我可以看见自己皮肤上青的、红的、紫的一块块浅浅的烙痕,有几块显然不是一两天能消掉的。我想立刻,马上去揍一顿那个睡得半死的人。
  这些根本就不像打架的伤,我找不到掩盖它们的理由,万幸的是即将入秋已有人戴上了围巾。我决定找条围巾出来,为了御寒,也为了作为遮掩物。
  明天该怎么面对才好?
  倒在床上的前一刻我想,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就瞌上了眼睛。

  拖着因为昨晚不小心压着被子角睡着而酸疼的身体,我在校服的衬衫立领外缠了两圈围巾。气温确实下降了不少,但身上处处微妙的疼感让我几乎无法意识到那些。
  说实话我甚至不想去上学,但是今天有一场重要的考试不能错过。虽然我有点怀疑我会不会发挥失常。这么说来去学校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主意,可我作为学生会长更不可能无故缺勤。哦人生总是会有两难的境地,这种时候真的很想向天竖个中指然后大喊一句“Damn it”,但那并不顶什么鬼用。想强迫自己去面对是很难的。

  然而我并没有看见他。我根本没有特地去找,只是因为他的班级在我去教室的必经之路上而顺便看了一眼而已,但是他并不在,和我预想到的天差地别。我没法控制住让自己不去想他的事,理所当然而顺理成章一样地,我考砸了。
  我还有大约一天的时间可以轻松一下,批改卷子的这段时间也许是我被叫去办公室前最后的狂欢。当我注意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学生会室门口:这阵子都没人会来这里,会计的几位在图书馆工作,副会长从来只会游手好闲。我将手搭在门把上,思考开还是不开。
  如果那个蠢货真的在里面睡了一整天……我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了。

  那个家伙真的躺在沙发上。
  他那一头金发慵懒地蜷曲在柔软的沙发上,没有被掩盖的上半身裸露着杂志封面般的肌肉与那块从不离身的狗牌。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向下拉去。

  这个吻并不漫长,只是一会儿他就放开了禁锢我的那只手,而我理所当然地向后退了几步。
  害怕?不,只是,不应该是这样的。本来两个男人的爱情就有那么一点偏离了轨道,虽然这(应该)是两情相悦的一场恋爱没错,可是我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有哪里不对。
  好吧,也许并没什么不对,但是当务之急是摆脱面前这块牛皮糖。钳住我腰部的那双手几乎让我透不过气,他将他的脑袋埋在我的腹部,然后没有再动弹。
  最后是我受不了这份沉默了:“Al?”
  他发出一声闷哼以示他听到了。可我想不出接下来该说点什么,思考良久才回忆起自己来这里的借口。
  “Al,我是说,我把你的衬衫拿回来了,给我穿起来然后回去上课…最好跟导师道个歉,你已经睡了近十八个小时。”
  “可是Artie,我不想上课。”
  “不可以不去。”
  “比起上课,我更想上你。”
  ……打直球可是犯规!?我猜我现在脸红得快爆炸了,虽然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们间不少交流这种问题,可是事关自己时就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情况了。我当机的大脑不容我再多思考些什么,直到被拥入他的怀中才最终走完一个回路。
  “要、要做也绝不是现在做!给我去上课!”
  我想我推开他大概用了大半辈子的力气,逃开的步子花掉了剩下的小半,心跳却像完全不知道我的疲惫一般越跳越快。
  然后我发现他的衬衫还在我手里。而我丝毫不想回去将它递给他。

+

  这段恋爱持续了数十年——至今没有结束。站在工作的岗位之上,虽然也会觉得当年的自己青涩而可笑,可是那时候的简简单单的爱,实在是太过可爱了。


—end—

评论
热度(44)

© SkyKirk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