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Kirk_

=Sky,头像自绘。

推荐大户 天天刷屏 慎fo
↓其余注意事项看手动置顶的文章叭!↓


「“I'll be the fire.”
 “I'll be the hope.”」

sky:基本上全部都是ul相关段子,有很多au也有很多很多剧透和xjb推测,剧情还没看完轻点打我。以及,里面有(因为看了火○凰致命○花薇○而无法掰回自我的)雷文,注意一下(…)天哪,开学到现在的我都干过些什么??还没打完,等等再补

*2016 09 02 ■【ul】劳瑟au
  瑟法斯是一名小说家。与他笔下天马行空的故事相反,他本人是个十分普通的青年。
  住在四十平方的小公寓,一个月总有几天在吃方便面,单身,总是忘了剪头发;偶尔看看电视吃吃早饭,感叹外面的世界真是混乱。  
  不太想出门的夏天就网购,他的稿费虽然不多,但日常买点小东西还是没问题的。
  这天他听到门铃,估摸着是快递开了门,打开门差点被外面的热浪冲晕。
  门口的快递员穿着一身黑——天哪,他不热吗?
  “您好,顺○快递……嗯?瑟法斯?”

*2016 09 02■【ul】库勒尼西中心
  “母亲啊,您为何要生下我?”
  库勒尼西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说不上喜欢。他不知道如何喜欢上排斥着自身的这一切,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忆诞下自己的母亲。
  他的母亲在他的记忆中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却觉得比起父亲,那名女性与他有更加亲近的关系。
  是血吗?是他体内流淌的血,在那么告诉他。那名女性为他做了什么,父亲从没有跟他提过,但他却感到自己似乎亏欠她很多很多。

*2016 09 02■【ul】卡尔杜斯相关
  一切归于黑暗,又由纯白尽数吞噬。
  白得与这空间相融的黑山羊,露出微笑。
  ——是诺伊库洛姆,确实是诺伊库洛姆,但是她是谁?
  希拉莉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失控的。
  “时机成熟了。”刚刚诺伊库洛姆从她的手中接过这次的“能量”之后,那么说道。在希拉莉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切开始变化。
  “终于,终于——!”
  “通往虚空之门将要开启了!”
  
  “我,可以代替她了吗?”诺伊库洛姆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  诺伊库洛姆  =  史塔夏   )
(目标是打开虚空之门  目标是将一切可能
  取代史塔夏    导向“所希望的”)
(星幽界 = 虚空?)

*2016 09 02 ■【ul】“玛尔瑟斯”-au
  人类憧憬长生不老。
  工程师们也以它为研究目标,因此有了他玛尔瑟斯的诞生。
  作为“第一个不死之人”的实验体。
  没有多少工程师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冒这个险,所以他们“创造”了玛尔瑟斯。
  “玛尔瑟斯”并不是一个人。
  他是五十七号,第一个成功复刻人格的实验体,工程师告诉他,他叫玛尔瑟斯。他们决定让所有“玛尔瑟斯”拥有同一份人格数据,以重复上传更新人格资料达到“不死”的目的。
  ——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不老。

*2016 09 02 ■【ul】布劳相关
  他累了。
  可是自动人偶是不该会累的啊,因为米亚大人是那么说的。
  “你的任务很重要,布劳,不可以失败哦。”自动人偶无法判别性别的声线,遗留在布劳的电子脑中。
  他遵从那道命令,依然在尚且属于人类的街道徘徊,于深夜唤醒沉睡的同胞。
  “来吧,让那些人类意识到自己的罪孽!”即使他并不知道“人类”到底犯下了怎样的罪。
  他甚至产生幻觉,看到自己正扼住一名少女的脖颈,而少女在他的手中逐渐停止挣扎。
  一定是累了,布劳告诉自己,是受到同类型电子脑电波的共鸣,而看见了某个“同胞”虐杀人类的画面吧。

*2016 09 02■【ul】音音梦r3相关
  从音音梦手上脱落的,是仿制的人类皮肤。
  在那之下暴露出的是银灰色的机械结构。她惊讶之下下意识地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机械无声地听从她的意志活动了起来。
  是她的手,听从她指挥的她的手,但是她的手是这样的吗?音音梦感到恐惧,从暴露着机械的手开始颤抖,全身开始了她想象中的轻微抖动。
  但这是人类会自然产生的颤抖吗?是不是机械模仿出来的?

*2016 09 07■【ul】林泰林-上级技官林奈乌斯的失败
  ——林奈乌斯。
  虽然还没有超越他对于CC的竞争心理,但这个男人的名字却已经烙刻在他的记忆中。
  总是面带微笑、饲养机械蝶的林奈乌斯上级技官,隐藏视线、神秘却又普通的林奈乌斯。即使连泰瑞尔都动摇了的情况下,依然维持着自己的微笑,不动声色地继续布下蛛网,等待年轻的工程师被蛛丝困到动弹不得。

  “我爱你。”
  “嗯,我知道。”
  林奈乌斯拥抱着泰瑞尔,回应他的呢喃。

  林奈乌斯也爱着泰瑞尔,与他不同层次的爱。
  泰瑞尔的爱是战胜,守护与占有;林奈乌斯的爱是纵容,等待与忍耐。
  他们不同,却因为不同互相吸引。

*2016 09 07■【ul】玛格丽特相关
  我已经不记得“我”最初是如何诞生的了。
  “玛格丽特”最初是如何诞生于世的?随着在这个身体中的时间推移,我渐渐开始忘记了。
  唯一的执念便是那个某个记忆片段中在痛苦下沉眠的少年。

*2016 09 12 ■【ul】里马
  “里斯,我不想死。”
  “谁也不想死啊,马库西马斯。”
  ——马库斯的记忆碎片中,存在这样一次对话。可是里斯是谁,马库西马斯有是谁?
  他记不起来。
  “你的名字是?”
  “马……马斯…”
  “很好。”
  零星的碎片侵蚀着马库斯,电子脑开始超负荷。
  他记起马库西马斯的一生,但他却依然不知道这个马库西马斯是谁。
  自己又是谁?

*2016 09 18■【ul】里马
  “马库西马斯?”玛尔瑟斯被里斯突然问及,提起那个名字。对于玛尔瑟斯来说那并不是个不熟悉的名字。
  “那是我啊。”他说。
  “那不是你。”里斯干脆地否定。
  玛尔瑟斯向里斯走了一步:“真过分啊,怎么说‘那个’都曾是我的一部分呢。”
  “但那不是‘你’。”里斯的语气带上一丝愠怒,“虽然并不想问你,但我想知道他最后怎么了。”
  “‘马库西马斯’的话,死了。”玛尔瑟斯说。

评论
热度(5)

© SkyKirk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