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Kirk_

=Sky,头像自绘。

推荐大户 天天刷屏 慎fo
↓其余注意事项看手动置顶的文章叭!↓


「“I'll be the fire.”
 “I'll be the hope.”」

[AOTU/安雷] Dropped


by SkyKirk

*安a雷o的abo段子,ooc
*那什么老梗,没有车,但是心中有车自然车



  雷狮没有想到自己对抑制剂会这么快就产生抗性。不过仔细想想也是,他小时候可是被灌着各种毒药长大的,抗药性的产生又怎么能不快呢,不快的话他早就是一捧骨灰、被撒去宇宙中,去接受可笑的自由了。
  抑制剂也就打了不到一年。但是显然现在它不起作用了,雷狮感觉得到四周的空气变得粘稠,抬手都好像在水中挥臂一般困难。而比这种情况更糟糕的是,他知道附近有人。还是个他熟到不能再熟的alpha,此时此刻哪怕随便来个不认识的alpha都好过那个人循着气息找过来。
  但是现在再怎么考虑都是没用的,安迷修的味道已经渐渐涌过来了。是那名自称骑士的家伙,身上带着的风与高坡的味道。雷狮也不知道风和高坡具体是个什么味道,反正闻着安迷修的气息闭上眼睛就会看到蓝天草原与风车的奇妙幻象。他打算将这件事归咎于发情期混沌大脑的妄想,而胡乱思考之间那个双手持剑的人已经站在了他的眼前。
  ——他平时都是把剑收着的。
  雷狮也不知道自己的思维为什么突然这么跳跃,就像这一针没有了药效的抑制剂搞坏了他的脑子一样,平时都被好好捆着的念头都摆脱了缰绳在脑壳里冲刺。
  “怎么?来看笑话的吗?”
  不打算让安迷修占了先机一般,雷狮在他站定之前就开口道,甚至挤出一丝嘲讽的讥笑。他还蛮佩服自己居然还能保持清醒,哪怕浑身都像被蒸在火炉子上一样散发着高热。
  安迷修没有立刻开口,上下打量着靠在树上的雷狮,发现雷神之锤少有的没有在那个青年的手里握着,在沉默持续了数十秒之后收起了手上的剑。
  “……你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雷狮,你还能爬起来吗?”他伸出了手。
  “搞笑,是打算向我示弱来征服我吗?”
  “雷狮,”安迷修叹了口气,“你就想待在这里?等着某个顺着你这闻起来美味到不行的气味而来的alpha,上了你?”
  雷狮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安迷修:“你好像也是里面一个。”
  “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可信吗?我会把你送去安全屋,在那之前就凑合下用我的信息素掩盖吧。”安迷修算是确认了雷狮只剩下耍嘴皮子的力气了,若是雷狮还有力气恐怕他俩该打起来了。他小心地用力,把雷狮从地上拖了起来,让滚烫的雷狮趴在自己背上。 


  被安迷修扛上了背的雷狮没有出声。


  似乎是以为雷狮没有听清他的话,安迷修接着说:“所以说,我是不会对你出手的,雷狮,无论是你还是任何一个发情中的omega。” 


  “我日,安迷修你这个……”雷狮终于挤出力气咒骂这个脑子里恐怕有点毛病的alpha,而一波热潮又击碎了他接下去的话。
  被安迷修扛着移动了数十米他才接下去:“你们alpha不都是连做梦都想着搞个omega回家吗?”
  安迷修停了下来,可惜雷狮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就听到安迷修说:“确实很多alpha满脑子都是omega,我也曾经有想过要娶个可爱的女omega回家,但现在已经没什么想法了。”
  他开始接着走,边走边说:“以前我也觉得omega都是弱者,需要被保护,到现在为止加上你我起码遇上三五个反例了,还能那么想我恐怕需要去医院看病。”
  我觉得你现在也需要去看。有没有○冷淡之类的。雷狮下意识想翻个白眼。
  “强弱与种族、性别是没有直接关系的……就像无论如何罪大恶极的人,去帮助他都是理所应当的。”安迷修的声音听上去像在复述着谁的话,“如果对方不愿意的话,勉强是没有用的,只会带来最坏的结果而已。”
  雷狮模糊间想要反驳,既然想要的就该去争取,哪怕是抢来也比直接放弃来得好。他的意识随着思考有了丝丝缕缕的回归,他察觉安迷修身上也在泛汗,显然并不是因为扛着他跋涉的劳累。
  欠人情欠大发了,他想。
  安全屋的分布可以说是蛮密集的了,毕竟一个omega的气息可以影响到的东西太多了,甚至可能影响到大赛的进程。安迷修摸到最近一个安全屋的时候,太阳刚刚过了正午悄然偏西。他把雷狮安置在那间小屋里陈设的床上之后给他弄了瓶水,这番折腾倒让雷狮清醒不少。
  “……你明明可以随时动手杀了我。”
  “对发情期的omega动手可不符合我的骑士道,还要我重复第三遍吗?”
  雷狮深刻觉得自己和这个alpha无法交流。
  “水。”
  “这点距离都够不到吗?”
  “没力气。”
  安迷修就算这时候动手了其实他也只能认栽,他算是想通了,干脆差遣起安迷修来。
  安迷修居然真的把水给他递过来了,雷狮产生了一种调戏落空一般的不甘感。
  他折腾了下努力坐了起来,从安迷修手里拿过水瓶的时候刻意碰了下安迷修的手,如愿地感觉到那手僵了一下。
  “安迷修。”
  他喊完之后仰头喝了口水,没有管从嘴角漏下去的水滴,用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把安迷修扯过来,胡乱吻了过去。
  “——你这份人情还这点够不够?”


-END-

评论(4)
热度(72)

© SkyKirk_ / Powered by LOFTER